郝倬儀散文

在線投稿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熱線:0911-7113713
時間:2015-01-02 23:12:00   來源:子長新聞網    點擊數:
手機網:http://3g.sx0911.com

                                                                                  敬慕景培俊老人

   景培俊老人,面色白凈,前額高闊,稀疏的白發向后梳著,鼻梁端正高隆,雙眼總是洋溢著端莊安祥的目光。尤其是在給病人看病時的神態,那全然是專注忘我。即使周圍有很多人、紛擾的雜話喧嘩不休,只要病人一坐在他就診的凳子上,他就馬上投入忘我的狀態。無論給病人針灸、抓藥、打針,不論病人是什么樣的身份,他都一視同仁。做為一名老醫生,他的醫術高明,醫德高尚,經他救死扶傷的病人不計其數。凡是受過他治療的人,即若有一面之晤,每當提到景大夫,也無不稱道起敬。我曾就是景大夫的病人,就親身體驗感受過景大夫的治療和護理。對景大夫有著多多的感動。
    在是景大夫病人的那段日子里,是位高中語文教師的我,喜歡聊天的我,素來對老年人有敬重之心,對有專長有學問的老人更是敬重有加。在零零總總的交往中,景大夫不但給我治了病,而且我還從景大夫身上解讀拾取了綿長紛繁的精神食糧。
    在他診所內潔白的墻壁上掛著二尺多高、一尺多寬的人物畫像,用邊框、玻璃鑲嵌的好好的。像上畫的是位青年軍人,在乘風破浪的軍艦甲板上,身依在欄桿旁,面向前方站著,滿面春風得意地笑著。這樣的畫面使我想到一個詞:革命樂觀主義。我把臉靠近畫像細看,胸章上有“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字樣。我隨便問景大夫:像上是什么人? “是我”景大夫隨意回答說。什么人給你畫的?我又問!白援嬒瘛本按蠓蛎χ稚系幕钋艺f。你當過兵?我好奇地問。這一問引出了景大夫一番自豪的回憶“當兵,上軍醫大學,服務于軍隊醫院,四七年內戰暴發,隨彭總在青化砭戰胡匪。轉戰到瓦子街醫傷員?姑涝S雄師保家衛國,在松花江畔的57軍醫院醫治最可愛的人。這些都是20來歲時的事了……”
    我專心聽了景大夫蜻蜓點水式的敘說,只是對景大夫的大幾十年人生歷程,了解了點點滴滴,略知了其概貌,可在我的眼前,這位和藹的老人又多了一層光環。我向來對有過軍旅生活的人另眼相待,更何況是四、五十年代的軍人呢。
    他閑不住,說干就干,負重努力。每日里力排各種困難阻力,平行推進各項藝功,這大概是軍人時造就的性格吧。只見他在給病人針灸上銀針的間隙,還要面對厚厚的一個大本子,琢磨著比劃著。我問他在進行什么?景大夫拿過來給我看了他編創的舞蹈畫冊。用簡易的人體圖示,把一式又一式動作展示出來,共有一百多式,每式有二、三個姿態不等。那段日子里,他參加老干局老年人活動中心搞的活動。他便站在醫學健身的角度,著手自創自編了這套自成體系的舞蹈。我一頁一頁翻看了好一會兒,我在想真是不容易啊。我提出是否可以跳一跳,老人便應請、即興地扭跳起來,在老人跳的當中,不斷有病人來就診,他們都一一站著看老人跳。待老人扭跳過了,看的人都不約而同地笑在臉上,點頭稱好。
    打那以后,我不光曉得景培俊是位醫生,是位軍醫,而且是位人老心不老笑迎生活之人,是位賦有創造意識和鮮活靈性能與時俱進的老人。
    景大夫診所里潔白的墻壁上掛橫幅“救死扶傷”,和老人舞蹈畫冊上的毛筆字有相同的筆韻腕力,一問,果然是老人自己所書。景大夫的書法確如其恬淡、敦厚、智慧、博愛的為人,讓人喜愛。景大夫寫字便是毛筆,而且走筆快捷好認美觀,確有古文人風韻。景大夫的《針灸歌訣》七十多萬字,就是操毛筆寫營頭小楷字完成的,暫且不要說思考、組合、提煉醫術本身的勞心費神。只就謄寫出來的勞動量,已足以讓時下的青年人驚訝了。這本《針灸歌訣》,陜西科技出版社的教授專家們曾鼓勵讓出版。由于出書附帶出的瑣事之不順,出版一事仍擱淺著。但有著針灸經驗厚積的景大夫,他的針灸治療聞名遐邇,其診所的最大特色就是針炙。在景大夫處就診的病例,細心認真的病歷筆錄一本子又一本子,堆集如山。我想:個人診所,這樣從不放過每一個病人的病情,給病人記詳細的病歷,恐怕實屬難得了。他分門別類給記錄著,且并非公家醫院印制好了的病歷給填填而已。
    我第一次讀景大夫的詩詞,是在一張他撫育孫女練藝功的照片上所見。從那詩詞可見出他對人生幼時的思考,對人生幼時的把握與一生關系的覺悟,他把這些思考變成了對孫女的訓練。這照片上的人物造型和詩詞,在旁白著景大夫堅持數年如一日教導訓練他的孫女們之辛勞和決心。他的孫女們日見美麗活潑聽話有禮貌。他作為家中的長者,對下一代的期盼與厚愛,是如此具體而持久!靶r艱苦樸素好,紈绔不會學才高。惡習養成難改掉,教育必須抓苗苗!边@是他對幼教的思考。
    他珍藏著好多照片,絕大多數是他自己的攝影作品,作品確有藝術韻味和紀念意義。有幾位長髯長者的肖像,看上去確有仙風道骨的美,說都是他的朋友。反正不同行業,不同年齡,長相各異的人物照片還有許多,就如同景大夫在文化館辦的畫展一樣,畫像上的人物范圍尤其廣泛。古今中外的名人都是他了解和繪畫的對象,他所繪畫的人物,無一不是他識讀了相關人物的傳記、報道等文字性材料,產生了敬愛之意,才確定要畫的。就攝影作品的人物而言,同樣是他傾情濃厚的人物。如,他的攝影作品《毛澤東•燈光》榮獲“河北當代老年文化叢書編委會”頒發的“一等獎”。
    所存照可知景大夫的交游甚廣,而且能成為這么多人的心心相印的朋友中心,完完全全是他的人品有著磁鐵般的吸引力。還在于他多才多藝,興趣廣泛,成就多精神感人。不同行業,不同年齡,不同愛好的人,都與他有共同的語言,況且他在涉及過的每一個領域中都有獨到的思考和實踐。作為主職業是醫生的他有自己的著作。作為一名攝影愛好者,他有自己得意的鏡頭。作為一名文藝愛好者,他有自創自編自演的舞蹈圖冊一本。作為業余繪畫者,他辦過自己的人物畫像展,并受到觀覽者的好評。他畫過毛主席,畫過周總理,畫過江總書記,還有科學家、歌唱家、民族英雄等等。他的畫技越來越成熟精湛,他的人物畫也由形似到形神并茂,他的那副《蓋世太寶槍口下的中國女人》作品,榮獲“當代老年書畫攝影藝術大獎賽”中“一等獎”。
    他太勤奮了,哪能有如此多的精氣神勁呢?聽聽其鄰人說說他的一天作息,便知些許:臨晨四點就起床了,撲在畫案上對所畫人物傾心傾愛了。六點半左右,他開始晨練了,在戶外跑步或拍籃球,常常和掃大街的用熟悉的聲音打招呼!盎@球跑馬路,球藝在兩手”是他用詩句來告白自己晨練的內容。九點半,他就準時開門從診了,他的診所病人絡繹不絕,一直忙到下午六、七點,吃過晚飯,他又構思奮筆在另一個精神天地——寫詩詞。這不,他曠日持久,勤于鉆研,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這厚厚的一本子詩詞文稿,是他從三百多首詩詞里選出來的一部分,現擺在我們的面前。景培俊老人用韻語的形式記錄了他離休之后對生命、對時間、對病相、對健康、對這方水土、對民眾大現象等的理解思考和認識。
 “秋來葉黃枝頭重,萬物時到子實成。紅日西山霞波涌,人老年深經驗豐”。這萬葉枯黃時,菊花傲然地挺立,像松柏那樣經受風霜、嚴寒的考驗。那成熟了的谷穗沉甸甸地深埋著頭,一柱柱彎了腰扎根在豐田沃土中;夕陽瑰麗的萬道霞光柔和地渲染在谷地里,把土地映成了米黃色,而谷桿葉子又投下疏疏落落的淡影,便形成了斑駁、陸離、銀緞素荷的無垠平川;更有子實粒粒飽滿的谷穗,在霞光里、黃澄澄的本色上著了金粉一般,瞬間便如垂掛著金燦燦的足尺金條萬千。那絢爛耀眼的奇異,怎能不令以食為天的人虔誠的朝圣呢。四季更替流日月,年老歲深就是寶。就如人生老年的他,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面對這番景象和老人,只要稍有思考力,略有感動心,微有敬老心的人,又有誰會無肅然起敬之意呢?“離休之后閑暇稠,絕不整日坐炕頭?偨Y醫術勤讀書,晚年再下苦功夫”。他的這首詩詞獲“中國老年詩詞大獎賽一等獎”。涌動著生命不息,奮斗不止,要追求,要奉獻的沸騰熱血。在稍加比照后,總會有為之一振之興,青少年讀著會有很好的鼓舞與鞭策。
    在我和景大夫交往的幾年里,我一直在拜讀著這位老人的詩作。憑什么我們會成為望年交?就在于景大夫的這種學無止境,生無所息,越老越珍惜時光,要給這個世界留下點什么的諸多精神,已如隘口勁吹的山嵐,讓我興奮催我前進。我每有懶墮之意、消極念頭之時,只要去景大夫處走走看看聽聽,我就再也無任何理由放棄時間,浪費時光,頹廢萎靡了!皶r間寶貴急就章,人生沉浮嘆喟云!薄傲趭^斗,七十不怕苦,八十還有氣,身勤不會休”這是景大夫的老年精神。這精神讓人向上,使人只爭朝夕,珍惜時光,教人學好向善而憎惡丑陋,令人奉獻。這就是景大夫所有詩詞所噴涌的主格調和大主題。
    景大夫詩詞的藝術形式和手法,自然天成,不事雕琢,純樸大方,抱樸覓真。為抒思想情感為言志明理,他不惜割舍形式上的講究和傳統上的規范。宛若天真爛漫、一片童心、一腔雅氣、心坎纖塵的童真里,卻隱約著歲月的豐厚,世事的真諦,桑田的奉獻。
    景培俊老人離休之后諸多成績的獲得,放在大都市里也許很平常,不值敬佩,可在一個商品經濟已浸漬了人們的頭腦,蠶食著人們的靈魂小縣城里,文化藝術如此冷落的氣候中,在文化氛圍薄弱潦倒的人群中,就連相對清純圣潔的青年人里也沒幾個如此看重文化,如此看重藝術的環境中,景培俊老人竟然能出淤泥而不染,排除身邊種種庸俗的干擾,揮灑熱情和心血給文學藝術,就這層而論,也足足讓人肅然起敬。他排除種種困難“按平價問窯。食不嫌歪好,飯可遲可早,菜可多可少”。能有這樣的詩詞集面世,實乃可喜可賀。每當面對這位營構豐富精神生活的老人,面對這位治病救人的長者,面對這位筆耕不輟的老人,面對靈魂清潔的長者,我往往汗顏自己是位年富力強的中年人。
    人生的道路多艱,事業的成功更難。景培俊老人振作追求的歷程幾多困苦,幾多艱辛,別人無法想象。他悄然淡出,只身往來,年年月月,時時刻刻懷著一腔別人也許永遠無法理解的熱情與渴望,永遠處在寂寞的攀登之中。晚年的生命在沉著堅毅靜寂中燃燒,化作焦急與詩詞,聚集于思量于畫筆,老有所為屬于開掘和勤勉的景大夫。
    行文到此,不妨列舉一下他的獎項吧。1995年12月15日,中共延安地委行署授于他“老有所為干部先進個人獎”。1997年10月5日縣委縣政府授于他“老有所為精英獎”。2001年10月25日,縣委縣政府授予于他“老有所為先進個人獎”。2002年10月14日,縣委縣政府授于他“老有所為精英獎”。

                                                                                      邂逅相遇

   穗和來西京了。
    當天就來學院,來找溝聯。
    溝聯在424教室入神地聽著、記著,臉上泛著興奮的笑容。楊繼翰老師的“中西文論”正到興頭上。一會兒在講臺的左邊揮手,一會兒在講臺的右邊指點,楊老師幾乎是再現“列寧在十月”的演講雄姿。
    黑板上寫著這樣幾位偉大詩人的名字:
    “蘭波,雅爾哈倫,馬拉美”
    有這樣的詩題:
    “《彩色十四項詩——元音》”
    “詩不是讓人理解的,是為打動讀者的一根心弦!
   “詩要具有音樂性,朦朧性,流動性!
    楊老師不停地往下講著。
    冷不丁,同桌西會用肘蹭蹭溝聯,“樓下有人喊你!
    溝聯推開窗,探出頭去,剛巧和仰著臉向樓上喊的和穗撞上目光了。溝聯伸出胳膊探出手起勁地向穗和揮手,示意馬上就下來。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溝聯頓時忘了自己是在老師的課堂上,凳子很響地拉開,走出桌子幾步,又折回頭漫卷書本,捅上筆帽一股腦塞進桌兜,紅著臉堆著笑,走過講臺時,低聲向老師打了招呼:“樓下有人找我!”說得低微,大概老師也只能聽出個大意。
    溝聯出了教室,蹬蹬地下樓來了。
    “吃我一招!”迎過去給了溝聯一拳,是那么不輕不重的一掌,砸出了多少相思的怨,相見的喜。
    拉著穗和的手,問了一連串。
    “今天來的?”“噢”
    “就你一人”“噢”
    “坐火車還是汽車?”“汽車”
    “路上順當著哩吧?”“順著呢!”
    “辦啥事來了?”“印書!
    “暫時不急著回吧!”
    興奮的溝聯一連串問了許多,才說:“咱到我宿舍里去吧!”
    給穗和泡了杯茶,這才慢了慢說話的節奏。
    兩人就坐著一個床沿邊,穗和端著茶杯,覺得燙手,就又放著,穗和往里坐了一下,身子靠在墻上。穗和說:“印書的事,全都好了,稿子已經交給印刷廠了,來找你,就是想找個搞美術的老師,設計個封面,編輯部本來有人,不巧到成都去了,只得另外找人給設計一下!
    溝聯說:“肯定有,應該有”。
    “不過現在正上課著呢,找人不方便,如果是中文系的老師,還好找,外系的人我不認識,上班時間去找不方便!
    溝聯接著說:“喝了水,你休息一會兒吧,長時間坐車,一定夠累的了。好好睡一覺,午飯時看能不能在飯廳踫上美術系的人,如不行的話,吃過飯到美術系辦公室里去找!
    溝聯這樣安排一下,就又上課去了。
    “我課上完來找你!”出門時給穗和說。
    溝聯狼吞虎咽地領受了故人來的興奮和愉悅,又急匆匆像一頭渴饑的駱駝趨步綠洲去教室聽課了。
    兩年來課堂就是溝聯忘情的綠洲,教室就是溝聯解渴的清泉,溝聯對故人故鄉故土的感恩如芳草一樣生生不息,移植到自己心愛的綠洲上。
    隨著溝聯忙忙碌碌一天又一天,溝聯心中的芳草將一天天開闊,滋潤,豐美。
    午飯間,溝聯與穗和邊吃邊問答式地談著。
    穗和說:“書名取《流浪的家園》”
    溝聯:“全是詩嗎?” 
    穗和說:“詩和散文兩種!
    溝聯:“書是多少開的,多少頁!
    穗:“小32開,兩百多頁!
    飯時,剛巧來學校的大哥,也邊吃邊問一句半句話:
    “印多少冊?”
    “印5000冊”
    “銷路怎樣?”
    “預訂出2000多本!”
    溝聯邊吃邊敘叨,還不停地四下張望,搜尋著搞美術的人或美術老師。
    大哥很忙,多日沒有來學?礈下摿。今天喜出望外地遇著老家中來的穗和,格外高興,吃飯時,也要不斷地和穗和說這說那,好象要盡情擴大邂逅相遇的收獲,所以問一會兒老家的這,又問一會老家中的那。
    穗和,有的能說上,有的不知道說不上來,便解釋說她住在縣城,通常時間也不回家,不知道的情況也不少`。近來莊里的情況就知道得更少了。
    三人飯吃得慢,話拉得長,三人離開餐廳之時,餐廳中早就空無一人了。
    走出餐廳見校園里行人很少,溝聯便想午休時,不好找人。
    “午休起來再找吧!咱們也休息一會兒!”
    回到宿舍,溝聯一個宿舍的都已與床鋪平行了。
    大哥說:“穗和好好睡一覺吧,坐車夠累的了!彼牒蛻阍谡f定的床鋪上休息了。
    溝聯和大哥便出門了,大哥是讓溝聯和他一塊去李家村證券交易所,看股票行情并學習有關東西的。
    溝聯和大哥兩人騎了一輛車子,徑直向東朝李家村去了,到陜國投證券交易所去了。騎的車子是溝聯搞家教時人家給的。多日沒用的自行車,出了校門便發現車胎沒氣了,倆人推著走了一會,到歷史博物館北門外,路邊有個修自行車的,立刻給車子灌了氣,兩人才又騎上車子騎過翠花路,轉向東上了南二環,在立交橋處,車輛過多,差點出了事,很讓人害怕。
    大哥說:“還是騎慢點,交通事故再小,出上點也夠人受的了。
    在雁塔路文寶齋處,大哥說:“快下來快下來 ,前面有警察擋著呢!”
    大哥警覺地把車子推上文寶齋的街面處,說:“警察可能看見咱倆,走過去 的話,非擋住罰款不行。這月以來,西京城里交通大整治,早就聽駕著大喇叭的東沿街宣傳上了。
    大哥和溝聯后面,有的兩個人騎一輛自行車,照直推著走過去了,不知是沒看見,還是沒及時反應過來,結果被遠遠看見的警察擋住了。非交罰款,不放行。
    溝聯心悅誠服,大哥真行。
    文寶齋原來是景泰藍藝術品店,貸架子上擱了許多珠寶玉石,瑪瑙之類的藝術品,許多老外們轉悠著看呢。并在另一套室中,有許多現場打磨的雕刻師們在操作臺上聚精會神地工作著。
    大哥走馬觀花看了一圈,已走出門外,溝聯還細細看著,大哥便向溝聯說甭看了,三點證券所就停盤了。
    溝聯第一次進文寶齋,經常路過但沒有進來過,還是蠻有意思的。
    大哥說:“對富人就有意思,對窮人就沒意思。你對它有意思,它對你沒有意思!
    倆人走出文寶齋,溝聯坐上大哥騎的車子向李家村急速而去。
    李家村證劵廳,里里外外,人頭騷動,水泄不通。大哥在前面擠,溝聯跟在后邊,側著身子也終于擠到了能看見顯示屏的地方。
    顯示屏有教室的墻面大,不停地顯示著各種上市股價。
    溝聯聽大哥講過:“只看四川長虹”、“北京比特”、“實達電腦”。
    “紅色是表示正在漲價哩,黃色是正在跌價哩”,再看買入價,把價數記住。
    “四川長虹 紅色  買入價41.17”
    “北京比特 黃色  買入價31.75”
    “實達電腦 紅色  買入價21.22”
    溝聯心中默記,擠在了證券廳。
    大哥仍站在外邊售報刊的攤點前,溝聯上去說明價碼,大哥說知道了。
    溝聯心里想,還是大哥在行。
    大哥買了“證券周刊”“證券報”離開了連門外也擠得夠嗆的交易廳。
    來到旁邊一家儲蓄所內,沙發胖乎乎地在營業柜臺外的墻下放著,大哥走過去大大方方的坐在其上,我也照樣就坐了。
    大哥給我說:“先坐一會,再決定是拋,還是持有”。隨手遞給溝聯一張報紙,說看一看,大哥自己也翻著。不一會,等我再去看大哥,大哥已睡著了。
    大哥睡得很香。大哥奔波地夠受了,大哥太累了。
    兩點半了,我看看手腕上的大盤電子表,又看看大哥,右手不自在地抬起搓起了額頭,一分鐘過去了,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我實在不愿叫醒酣睡中的大哥,一心想著讓他再睡一會,可我曉得大哥說,三點就停盤了,下班了。
    我推一推,又拉一拉大哥,大哥醒了。
    兩人立刻去看顯示屏上標價碼,大哥成竹在胸地說:“四川長虹,實達電腦”可以長期持有!氨本┍忍亍奔纯虙伒。

                                                                                    心靈的焦灼

   三天來,我晝夜神不守舍,心身不寧。胸中堆磊著擔心、焦慮、郁悶、焦灼。一股股惡氣能脹破肚皮。
    三天中,每天必有那么一陣子,兩只手成拳,反射性地在胸部捶上一陣子,只有這樣氣才好出些。
以往老是睡不夠的我,三天來老是睡不著。逢雙休日總能睡到九點多,三天來,不到六點就輾轉反側睡不著,睜著眼想多躺一會也辦不到,不自主地往墻上扎拳頭,往床沿上扎拳頭。午睡總能香香地睡到四點,三天來就強迫自己佯裝一會都辦不到,真他娘的午夜都想起來狂奔。睡不著和同學去閑聊,又坐不住。投入不了,覺得沒意思。
    三天來,心難以平息,難以正常,慌慌不可終日。自己胡思亂想,難道是什么不祥之事的先兆,要身纏什么大麻煩了。內心深處爭斗不已的兩個自我在發問:我這是怎么了?!我這是怎么了?給家中通長話,詢問家中老小,得到的是均安好如常。三天晚上通了三次長話,惹得家中人反問我怎么了,反倒引起他們對我的擔心。難道是臨近考試了,心有所慮,肯定不是,老師說過,考試是隨堂考試,誰都不會為此有絲毫的擔心,我也不例外。
    往常,算得上大飯量的人,常為自己吃什么什么香而自豪,可怪了,三天來,胃口大倒退,怎么也不想吃。這不,今天午飯僅買了往常的四分之二,挑的買了份雞蛋炒豆角,還倒了一半,況且雙休日學校是開兩頓飯。
    三天來,我總想破口大罵,見人就想咬幾口。三天來,我想嚎啕大哭,滿臉涂黑大街上狂奔亂喊一陣子。三天來,我想叫太陽下獄、星月入牢、天崩地陷、寸草不生。
    拖著沉重的腳步在林蔭道上散步,總想手握拿破侖的利劍把樹木砍剁得狼藉一片。在樓頂上眺望,看見遠處的一幢幢高樓大廈覺得那么刺眼,總想著立刻倒蹋成廢墟。在校園中假山前佇立,假山好像令人惡心的怪獸,總想擁有寒光閃閃的大刀一把,讓他流盡最后一滴黑血。
    一年來的好情致,一年來的好心境,使我耳聰目明,思潮澎湃,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有意義的文字工作,對畢業在即的前景充滿了美好的憧憬。
    逼真的理想那么高遠,切近的目標那么誘人。三天來,全一切殆盡。
    情緒糟糕透了,心境裂變碎了,我受盡了這三天的折磨。是我偏狹小心?不,是因為出奇巧,有揶揄,我無愿曉得,可又無法拒絕,如若接著有這么三天,我恐難以熬過。
    三天來,心理徹底失衡了,心境完全破壞了。心境,你他娘的太難服侍了。
    看來,三天以后的日子里,心境緩緩難以恢復痊愈了。
    九五年的“五一、五二、五三”。

進入論壇 來源:子長新聞網  作者: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王貞散文
下一篇:走進重耳川(二首)

返回首頁

About ZiChang  -  關于子長  -  網站簡介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戶服務  -  相關法律

青海快3开奖号码今天专家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