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宮寺記

在線投稿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新聞熱線:0911-7113713
時間:2015-05-28 11:48:25   來源:子長新聞網    點擊數:
手機網:http://3g.sx0911.com
    出子長縣城,沿安定川北行三十里,但見一樹木蔥蘢處,便是大名鼎鼎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的石宮寺了。石宮寺背倚鐘山南麓,面對清澈的秀延河,東臨清風明月戲樓,西眺古城安定。歷史上古塔林立,寺院延綿。寺院主持北轄佳州,南統驪山,佛光熒熒,佛語裊裊,規模浩大,氣勢雄偉,是一所重要的宗教文化勝地。
    過新修的大橋,便到石宮寺的山門前。石宮寺的正名叫“大普禪寺”,因為寺窟沿鐘山南麓而鑿,故名“石宮寺”。門前有清雍正三年所立的石牌坊,上有儒、釋、道創始人孔子、釋迦牟尼、老子的造像,說明“三教合一”在這里有過生動的體現。石宮寺里,紅磚綠瓦參差錯落的殿堂,掩在其石崖下。石崖上,款款立一磚塔,鎮著全寺。石宮寺的布局玲瓏而精巧。進山門,行十余級,就到了被國內外專家稱譽甚高的石宮寺鐘山石窟。“洞天福地”四個大字刻于窟頂石巖,字跡森然,蒼勁有力。
    鐘山石窟保存最為完整的是主窟,窟呈矩形,面積達二百多平方米,平頂八角藻井,有大小佛像萬余尊,又稱“萬佛巖”。釋迦牟尼和他的助手們端坐于主窟正中的壇基,壇基的東西兩端,各立一尊侍協菩薩,前后兩排各有八根接頂連地的方形石柱,每根石柱四周均密密地雕鑿著數層佛像。其中一掇石柱剩了半截,可以說這座石窟至今仍未完工,當然也可能與天災人禍有關。石窟四壁也雕有千姿百態的佛像,每尊佛像都有一段動人的傳說。主窟外壁精雕著老子、孔子、關帝的造像,據說是明、清時期的作為。
    石宮寺以石窟為大雄寶殿,構建頗為神奇。整座石窟,石窟內的一切佛像,全部直接在巖體上雕鑿而成。駐足于此,不得不感嘆那些能工巧匠們的鬼斧神工。我的感覺,仿佛是佛祖在一瞬間點化的結果,他給予人類以豐富的文化遺產。
    古詩云:“可惜湖山天下好,十分風景屬僧家。”是的,天下名山僧占多,仿佛佛寺與風景勝地有著一種天然的聯系。“江山留勝跡,我輩復登臨。”我曾到過甘肅的敦煌,并在莫高石窟下的“莫高山莊”里小住了兩天。我驚嘆于人類的偉大,和所創造的藝術奇跡。我也注意到一點,就是莫高窟所特有的地理環境。有離敦煌市二十五公里處,那鳴沙山和三危山之間,有一條宕泉河。有了宕泉河的存在,就有了莫高窟的存在。據說在公元366年(前秦建元二年),一名叫樂僔的和尚云游到此。此時正值黃昏,太陽快要沉落在茫茫的沙海中。驀地一抬頭,他眼前出現了奇跡:對面的三危山一派金光耀眼,好似有千萬個佛兒在金光中顯現。和尚被這奇景;罅,他想,這真是一塊圣地。于是,他就開鑿了第一個洞窟,供佛來居住。興許,沒有這獨特的地理環境,也就沒有敦煌莫高窟的存在。
    隨著佛教的傳入和發展,我國又由北到南形成了幾乎遍布于絕大多數地區的佛教石窟群。正如著名的的佛教美術家常任俠先生在《佛教與中國雕刻》一文中所說那樣:“自佛教東漸,此種藝術也隨之東來。在佛教東來的路上,經過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時,遺留有古代龜茲、高昌等洞窟的造像;經過甘肅河西走廊時,遺留有敦煌千佛洞、安西榆林窟、永靖炳靈寺、天水麥積山等石窟造像;再東進而有山西大同云崗、河南洛陽龍門、山西太原天龍山、河北磁州響堂山、河南鞏縣石窟寺、山東云門山、遼寧義縣萬佛堂等大小石窟造像,蔚為盛觀。在江南的有棲霞山石窟造像,在四川的有廣元窟、大足石窟,以及巴中、通江等地石窟造像,分布既廣,數目亦多,不能盡舉。”
    石宮寺興于何代,似乎說法不一。通說是北宋年間的產物,也有人堅持認為最早興于西晉年間。對于一般的游人來說,這些并不影響他的游趣。登臨石宮寺的古塔,憑窗臨風時,我腦子豁然一亮,為什么不從這樣一種思維方式來接近石宮寺的歷史昵?陜北是一塊黃土堆壘的高原,有的是高天厚土,也有的是飛沙走石,然而缺少的是那有靈性的奇景奇觀。石官寺的出現,既與遠方的安定古城有密切的聯系,也與它頗有意味的風景有關。在陜北這樣一塊邊地,戰爭是少不了的,苦難也是多重的。于是,那些戍守邊地的文官和武將們,為了祈求平安與幸福,便來到這一方風水寶地——鐘山倒扣如鐘,秀延水潺潺如絹,好一個鐘靈秀毓的地方。興許是為了抒發閑情逸致,興許是為寄寓某種特定的心情,募些民工,到這青山秀水處鑿窟設佛,請來云游四方的蛾嵋、普陀的和尚主持。他們飲酒對詩,談笑風生,一時快樂,就這樣順了幾百年。到后來兵家戰火,野草沒了路徑,石宮寺才荒敗寂寞的。
    是的,在古代生產力不發達的狀態下,佛教那虛構的傳說和宗教的解說,所散發出的神秘的氣息,某種意味上,是一劑解救靈魂的良藥。不然,古人們鑿山不止,設佛不已。從西天請來的佛祖,在東漸的過程中,他要有許多驛館來歇腳。因而,那眾多的石窟變成了傳遞文明的驛站。興許當年石宮寺的功用正是如此。從敦煌到炳靈寺到麥積山到大同的云崗石窟,其間上千公里,正象音樂的過門一樣,那佛事的過門在哪里呢?往北是戈壁與草地,往南是蒼茫的秦嶺,唯一的可能是穿越深厚的黃土高原,到達黃河的彼岸。我曾經無意識地拽起了陜北高原上出現的石窟,他們象項鏈一樣,掛在陜北的頸項間。也許作為其中之一的石宮寺,承擔的正是傳承佛教文明的光榮任務呢!
    我曾看到過一篇文章,說漢朝強盛時期開辟的絲綢之路另一線自長安出,穿越金鎖關,經膚施,路過石宮寺,又輾轉北上而入于蒙古、西域一帶。我以為,此觀點根本經不起推敲。佛教傳入中國,一般有兩種說法:一是西漢哀帝時傳說,一是東漢明帝永平十年傳說。如果綜合這兩種說法,佛教的初傳當在兩漢之間,約公元一世紀左右。也就說,強盛的西漢,尚未引進佛教,何談石宮寺的出現呢?況且,西漢之時,放著好端端平坦的絲綢大道不走,為何要北上陜北繞一個大圈子呢?其實,翻閱一下史料,便可大體推算出石宮寺出現的年代。恩格斯曾言:“一切宗教都不過是支配著人們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們頭腦中的幻想的反映,在這種反映中,人間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間的力量的形式。”其實,宗教說白了是人類精神生活的一個方面,也是有宗教需要的人的一種真誠而有虛幻的心理需要。從宗教的信仰與儀式中激發出來的特殊的情感體驗,使人們獲得內心的寧靜與解脫。作為外來宗教的佛教,只有被最高統治崇尚,并在民間流傳才能立足。佛教信仰對客觀現實幻想的、神奇的反映,也正成為戰亂連綿時期,人們對生的渴盼,對死的抗拒,對長壽多福的祈求。自三國西晉時佛教的初步流傳,到東晉十六國時期,佛教開始興盛起來,并且匯合成中國佛教發展的第一個高潮。原因很簡單,當時中國的北方正處于“五胡亂華”的時期,長年的戰亂,民不聊生,生命難保的境遇使人們希冀從求神拜佛中解除苦難。上層的支持、倡導,下層百姓的需要、向往,為佛教的發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使佛教獲得勃勃生機。經過試探、依附、沖突、改變、適應、融合,佛教逐漸成為與儒教、道教合成的中國傳統文化。倒是石宮寺始建于南北朝時期,興盛在北宋年間的理由正相當充分。我國北方的許多著名石窟,開鑿于魏晉南北朝時期。而北宋年間,陜北是邊關要地,曾在這里筑堡護寨。
    石宮寺的成就,并不在于那到處可見的佛事,而在于它的雕刻藝術。它不但繼承了唐代雕刻豐滿圓潤的寫實風格,而且在造型上更注重人物內心世界的刻畫。這是我國石窟雕刻藝術的一大飛躍,成為北宋石雕藝術的代表作。還有鐘山石窟里佛像的彩繪,歷經千年,仍鮮明如初?梢赃@樣說,是陜北環境的封閉與交通的落后,成就了石宮寺的文物意義。人們仍能在它被歲月風塵掩埋千百年后,小心翼翼地拭亮石宮寺的身體,讓它煥發出朝氣與活力。
    游歷了半晌,到該告別的時候了。我在石宮寺尋了一塊字跡漫漶的石碑,仔細辨認所鐫的人名,上有四川涪陵人、湖南長沙人、浙江紹興人……崇敬之情油然而生。這些南方人,遠離故鄉,不畏黃沙黃塵,來到陜北這當時的荒涼之地。他們的使命固然與佛事有關,但畢竟使洪荒之地得以開化,其功莫大也。
點石宮寺之生動者,非這些有名無名的人莫屬。
  
進入論壇 來源:子長新聞網  作者:厚夫

相關熱詞搜索:石宮寺

上一篇:踐行延安精神的現代“愚公”——寫在延安新區開工建設三周年
下一篇:子長老秧歌

返回首頁

About ZiChang  -  關于子長  -  網站簡介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戶服務  -  相關法律

青海快3开奖号码今天专家推测